豆奶视频破解版资源免费下载

   赵麻子知道自己这回是搭上了身家性命,哪里可能不慎重。

   那个叫小卫爷的一下子将民团的两个教头都弄去了牢房里面,现在民团里面人心惶惶,虽然他已经又安排了一个人在民团之中接手民团,但是只要赵家那两兄弟还在,自己的人接手的时候便也有点困难,毕竟那两个兄弟在民团时间长了,各自都有各自的亲信,已经形成了一定的派系。

   这与他原本料想的也不太一样。

   总之,现在赵麻子是觉得自己被人架在火上烤着,上下两面都要焦了!

   卫燕也觉得应该在这两个村子吃顿饭。

   毕竟他是来当和事佬的,现在问题暂时解决了,吃顿饭联络一下感情也是必要的。

   饭局是安排在两个村交界的一片空地上,村里的宴席不需要多讲究,摆上桌子,铺上棉布,再摆上长条凳就好了。

   这次算是和气宴,所以卫燕提议买菜的费用都由他来,两村的村长本是不让,但是架不住卫燕的坚持,也就都同意了。卫燕觉得自己反正也难得来一次,既然来了,就要让大家都开心了。所以这次宴席是将两个村所有的老老少少都喊着了。

   因为要备这么多料和菜,所以宴席是安排在晚上,两村的村民才打的脸红脖子粗的,这下午便在一起支柱子,搭灶和搬台子,原本斗殴的场面都化成了和美的场面。

   这让在一边观察着的卫燕不得不佩服自己家妹妹的“远见”。

   没有什么事情是大吃一场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吃两场……

   这话虽然听起来有点诡异,但是还真是有点道理。

   红色旗袍摄影-青春依旧

   在一个桌子上都能坐下来吃饭了,便也没什么过大的仇气了。

   卫燕自己不饮酒,他身份又高,旁人也不敢多劝,只能去劝他带来的侍卫。

   卫燕看起来十分的开心,毕竟是解决了一桩大事,所以也不拦着他的侍卫,只是叮嘱他们少喝点,毕竟还要连夜朝县衙赶路。

   他已经在这里耽搁了两三天了,县衙里面肯定是堆积了一大堆的东西等着他。

   好机会啊!

   赵麻子暗中安排的人不住的劝酒,还在给侍卫们喝的酒里加了点料。

   等酒席吃完,卫燕便带着侍卫启程回县衙。

   赵麻子得了小心,终于算是有了一点点的笑意了。

   这卫家的公子不知道天高地厚,居然敢在夜间连夜赶路,真是想要立功想疯了!

   既然他自己都上杆子去寻思,那他也不用客气了。

   黑风寨的人早就被安排埋伏在了半路上,只能卫燕经过,就要将他一网打尽。

   黑风寨这回是将所有人都拉了出来,务求一击击中。

   回县衙的路上会经过一大片树林,现在是夏季,这树林便是最好的藏身所在。

   只是他们好像又有点失算了。

   卫燕的确是带着人经过这里,他们也蹦了出来按照常规的套路先说了打劫的词语。赵麻子明明和他们说了,卫燕身边的侍卫会有人事先料理了,可是等交了手,这些人才发现他妈的赵麻子在骗人!

   这些侍卫一个个龙精虎猛的,哪里有半点喝醉了,被下了蒙汗药的感觉?

   赵麻子这是在坑他们呢!

   好在带来的人多,所以不惧怕他们。只是这些侍卫里面有两个人的武功奇高。这里这么多人没有哪个是他们的对手。

   其他侍卫只要围住卫燕就好了,那两个人带着十个侍卫在前面冲杀,只要是被他们几个盯住的黑风寨的人,定是没有好果子吃的。

   他们在山中打劫是依仗着山里的地形,可以以一当十那么用。

   但是在这里却不是那么回事,这里是凭着身手好坏了。

   就在黑风寨的首领见情况不太好,想要直接截杀卫燕,不与那几个武功高的缠斗,速战速决,毕竟他们人多,只要一股脑的冲上去,那边也未必能受得了。

   哪里知道,他的话音才落就然听到一阵马蹄声响,随后树林深处冲出了一片火光。

   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被一队人马团团围住,那队人马明火执仗,人高马大,带着一股子慎人的杀气。

   “还要打吗?”一名身着黑衣的少年骑着马晃悠悠的从人群里面出来,嘴角带着一丝不屑的笑意,“就您们几个还不够给我塞牙缝的!”

   几个?

   黑风寨的老大听了这话,着实的不愿意了。

   他黑风寨上上下下怎么也有二百人,今日他都带出来了,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破文弱书生带着的二十名侍卫阻了一下,已经是十分丢面子的事情。

   如今这少年带人来,黑风寨老大看了看,也不过就五六十人!

   少年身边有两个看起来有点年纪的中年人,一个还瞎了一只眼,用黑眼罩罩着。

   虽然说他们骑马的样子比较骇人,不过这一群中年人能做点什么?要知道他黑风寨里面养的可都是身强力壮的小伙子!

   “到底是谁给谁塞牙缝?”黑风寨的老大顿时怒道。“就你这么一个小白脸带着一群老弱病残?”

   对方加起来不过也就是六七十人,自己是三倍于他们的人数。

   “呵呵,嘴硬可是没用的。”少年轻笑了起来,火光之中,他的笑容明媚,竟是比旁人手里的火把耀出的光芒还要亮眼。

   “孙叔叔,这些人明显不将咱们放在眼底,怎么办?”少年偏头看向了身侧的一名中年人,那中年人哈哈的一笑,“不怎么办?通常情况下,那就打呗!打到他们哭爹喊娘的就好了!”

   “就喜欢孙叔叔这么爽快的人,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马上的少年抬手一挥,“打!叫他们看看什么叫姜是老的辣!还有,我最近晒黑了,你叫我小白脸着实有点文不对题!”

   他话音一落,就单手提缰,另外一只手摘下了挂在马背上的一杆长刀,他骑的马甚是神骏,直接朝前一跃,竟是好像插了翅膀一样,等他连人带马跑到了黑风寨老大的面前,那人还没怎么反应的过来。

   只感觉到一股森然的寒气袭来,这白马黑衣的少年竟是说打就打,一点都不含糊。

   少年跃马朝前,其他人也都不甘示弱,纷纷呐喊着朝前冲杀。

   黑风寨里不是没有马匹,但是那种东西只有几个头目能骑,其他多半都是步行的贼匪。

   步行的人哪里经得起这么多马的一起冲撞,顿时就被冲了一个七零八落。

   人家虽然人少,但是在气势上已经胜了一筹。

   少年的长刀翻飞,简直用的出神入化,黑风寨的老大自持武功不错,躲了他三招,又生接了他一招。

   这不接还好,一接招,他手里的兵器直接被少年的长刀磕飞。

   这家伙的力气是有多大!

   这一刀气势如虹,即便是磕飞了黑风寨老大手里的兵器,将黑风寨老大的双臂震的没了知觉,这势头都丝毫没有减弱,就好象他撩飞了的不是兵刃,而是一团棉花一样。

   刀在空中拐弯,刀身反射了火光的光辉,一阵雪亮之后,黑风寨老大已经被砍翻在了马下。

   “牛皮吹那么大!”少年驻马持刀,用刀尖抵在黑风寨老大的胸口,居高临下的挑眉说道,“我当你真有点本事呢!哪里知道你连一招都接不住!”

   “你你你!究竟是谁!”跌落在地,腰上又被砍伤了的黑风寨老大已经是气势全无。他吓都吓出了一身的冷汗,他知道那少年是手里留了情了。不然刚刚他横刀那么一扫,依照他的力道和角度,自己现在就不是全乎的躺在地上和他说话,而是被生生的横劈成两段。

   “你给我挺好了。我就是你家的小卫爷!”卫箬衣坏坏的一笑,那刀尖点了点黑风寨老大的胸口,“还要起来再打吗?我可以让你三招!”

   妈的,没这么折损人!

   看着卫箬衣脸上露出来的笑意,黑风寨的老大真是连骂都骂不出来了。

   他是想起来再打,可是拿什么打!

   人家一招就能要了你的命,后面的都是白扯了。

   别说让三招了,就是让了三十招又能怎么样,他不过就是白费力气罢了。

   毫无悬念的,卫箬衣大获全胜,将所有黑风寨的人全数抓了一个一干二净。

   卫箬衣从马鞍后面的囊袋里面掏出了一本花名册,一一的核对了黑风寨人的姓名。

   黑风寨的老大一看这花名册,心底便已经是发慌了。

   “你从哪里得来的名册?”他颤声问道。

   “这册子啊?”卫箬衣故作漫不经心的晃了一下手里的册子,问道。

   “对!”黑风寨的老大眼巴巴的看着卫箬衣。

   “哦,现在反正你们的人都被抓了。我告诉你也无妨。”卫箬衣抿唇一笑,“你知道为何我会在这里等着你们吗?”她忽然反问了一句。

   黑风寨的老大脸色骤变,“难道有人走漏风声?你事先知道我们在这里埋伏?”

   “聪明!”卫箬衣不作回答,而是直接笑道,“想的明白就好!要知道有些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可是可以出卖一切的!”

   卫箬衣说的模棱两可,其实也与这事情没什么大牵连,但是黑风寨的老大一听,却是怒火中烧。

   赵麻子那个王八蛋!

   卖友求荣!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就这么将他给卖出去了?

   卫箬衣见黑风寨老大的脸色突变,便知道他已经上当了。

   刑讯逼供这种事情太过血腥,她还是喜欢文明一点,黑风寨与赵麻子有所牵连,必定是有点年代的了,黑风寨这种土匪窝里面的人没准还会出点骨头硬的人物,与其将黑风寨的老大带回县衙再做审讯,给赵麻子喘息的机会,能够横生枝节,倒不如就在这里让他对赵麻子产生了怀疑,能诱着他自己说出与赵麻子勾结的事情真相便是最好不过了。

   只要有他们的画押,就可以直接将赵麻子定罪收监,将赵麻子抓起来,其他的事情便可以慢慢的查了,因为只要做实这一条,赵麻子就必然是死罪!

   见黑风寨的老大真的上当了,卫箬衣决定继续加把火,“你啊,被人卖了还不知道吧!”

   “赵麻子那个混蛋!”黑风寨的老大架不住卫箬衣的煽风点火,直接骂道,“老子听了他的话,帮他来截杀县太爷,他他妈的转头就将老子给卖了!小卫爷,我要检举揭发那老犊子东西!”

   “好啊好啊!”卫箬衣顿时笑的更灿烂了。“会写字不?”

   “会!”黑风寨的老大顿时点了点头。

   “来人,给他纸笔,让他自己写!”卫箬衣对左右说道。

   黑风寨的老大知道自己当土匪,被抓了自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了,但是他糟了难,赵麻子也别想好过了!

   他想了想,就将赵麻子怎么找人请他帮忙给一五一十的写了下来。

   “我这里还有赵麻子的亲笔信!”黑风寨的老大写完之后,还怕自己弄不死赵麻子,因为那个人狡猾的很,所以他干脆将赵麻子写给他的信也一并拿了出来,交给了卫箬衣。

   “真是太谢谢了!”卫箬衣接过信来看了看,笑道。

   “不用谢!”黑风寨的老大还朝卫箬衣一拱手,豪气的说道,“小卫爷只管拿去用!”

   “好好好!”卫箬衣已经是要笑到直不起腰来了,她扶着自己的后腰笑道,“那就请你和我们去县衙安坐几日吧!”

   有人过来将黑风寨的老大绑走,与其他的贼匪一并绑在一处。

   卫箬衣这才乐的屁颠的将那老大亲笔写下的证词与信一起拿去交给了被侍卫们护在一边休息的卫燕。

   “大哥,这回这赵麻子是跑不掉了的!”卫箬衣笑道。

   卫燕又是好笑,又是好气的摇了摇头,他接过了卫箬衣递过来的东西,笑道,“你这也太坑人了!”

   “不怪我!我只是说了一句话而已,他自己要多想罢了。”卫箬衣笑道。

   她手里的花名册哪里是赵麻子给的,赵麻子是有多活的不耐烦了,会给她这种东西,况且赵麻子只会和黑风寨的老大联络,又怎么会有名册这种东西!

   黑风寨的老大先是被卫箬衣给打懵了,随后又被卫箬衣一路引导着朝那上面去想,所以才会是现在的结果。豆奶视频破解版资源免费下载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