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2d抖阴

  f2d抖阴临海别墅内:

  顾墨琛听闻简安国的话,直接牵着简染回到了卧室。

  卧室内,简染当真哭成了小花猫。

  小模样可爱的不得了,让人忍俊不禁。

  顾墨琛深深的凝视着自己面前的女人,薄唇勾起,将女人揽入怀中,诱哄道。

  “好了,小花猫,不要再哭了。”

  “嗯。”

  简染嗅了嗅鼻子,听闻顾墨琛的话,重重的点了点头。

  “不哭了……以后再也不要哭了。”

  事儿已经过去了,皆大欢喜,但是简染美眸之中总是抑制不住泪水。

  顾墨琛将简染揽入怀中,凝视着自己面前的女人,许久之后,薄唇勾起。

  “好!”

   九月的尾巴青春正茂的校园美眉

  ……

  客厅内:

  简安国等到简染和顾墨琛一起上了楼,抿了抿唇,眸子里错杂一片。

  唉,该来的还是来了,挡都挡不了。

  ……

  第二天。

  顾墨琛送简染去了顾氏设计部之后,便接到了简安国的电话。

  “墨琛,爸想见她一面。”

  她不言而喻,自然是苏薇。

  顾墨琛眯了眯墨眸,听闻男人的话,点了点头。

  “好,爸,我来安排,您在别墅里等着司机过去就可以了。”

  “好……麻烦了。”

  “爸客气了,放心,这件事儿,我不会让染染知道的。”

  简安国听着顾墨琛细致入微的话,心里感动不已。

  这顾墨琛……真的是对简染关心到骨子里的。

  把所有的事儿都考虑在内,有的时候看到顾墨琛,简安国时常觉得自己这个做父亲的好似摆设一般。

  真的不如顾墨琛啊。

  简安国抿了抿唇,良久之后,声线沙哑的开口道。

  “好。”

  ……

  警署内:

  因为之前居警官接到了顾墨琛的通知,所以面对简安国的到访直接安排了简安国和苏薇的见面。

  单独的房间内,简安国在一旁等候良久,听到房门被推开,随后苏薇穿着囚服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简安国:“……”

  苏薇:“……”

  两个人视线在空中交汇,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言语说些什么。

  简安国抿了抿唇,纵使眼前这个女人做了太多的错事,但是毕竟是自己的妻子,是简染的母亲,是糖宝的外婆。

  简安国对上苏薇闪躲的眸子,思索片刻,哑声道。

  “小薇,好久不见,坐吧。”

  苏薇:“……”

  居警官知道两个人想要单独聊一会儿,抿唇示意守卫离开,只留她们俩单独在房间里就可以了。

  “好。”

  苏薇咽了咽口水,心虚的看向眼前的简安国,小心翼翼的开口道。

  “安国,你是……你是来指认我的对不对?我是不是要坐牢了?”

  简安国:“……”

  “安国,你去求求墨琛好不好?放了我吧,我真的再也不敢了,呜呜……”

  苏薇一个劲的低喃自语,简安国视线落在女人惶恐不安的脸颊之上,思索片刻,低喃道。

  “抱歉……帮不了你了,孩子们铁了心的要一个说法,小薇,你做错事儿了,我们都是半百了,做错事儿,不能像个孩子一般逃避责任,得直面自己的责任。”

  说到这儿,简安国抬起大手拍了拍苏薇的肩膀。

  苏薇:“……”

  苏薇眼泪水齐刷刷的往下流,简安国深深的睨了一眼眼前的女人,虽然事已至此,难免还想再多念叨几句。

  “小薇,当初,如果我真的能镇得住你,或者是狠下心废了你一只手,恐怕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了,是我对你太纵容了。”

  苏薇:“……”

  苏薇看向眼前的简安国,哭泣道。

  “我……我做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真的再也不赌了,呜呜呜……”

  简安国无奈的摇了摇头。

  自己如果再信的话,那么自己这五十多年也算是白过了。

  嗜赌成性,如何改得了呢。

  自己要真信了,那么自己就真的是傻子了。

  “你啊……唉……”

  简安国伸出大手拍了拍苏薇的肩膀,随后把苏薇揽入怀中,哑声道。

  “你……真的是太让我失望了……小薇,在里面的话,好好照顾自己,等你出来了,染染一定可以冰释前嫌,重新接受你的。”

  苏薇原先还抱着一线生机面对简安国,却没有想到,男人完全是没有救自己的意思。

  苏薇难免是有些绝望了。

  “呜呜……那你今天来干什么,简安国,你来看我笑话嘛?看我终于得到报应了嘛?呜呜……”

  简安国看向眼前泣不成声的女人,良久之后,低喃道。

  “不是……来给你看看糖宝的照片,这个孩子啊,像染染,像你,很可爱的,天天在我面前念叨着外婆外婆的,我们都没有告诉她真相。”

  说完,简安国从兜里将照片取了出来,直接递给了苏薇。

  苏薇:“……”

  糖宝的照片、

  真的是可悲啊。

  自己这个做外婆的,居然不知道自己的外孙女长得怎么样。

  绑架,还能绑错人。

  苏薇嘴角勾起一抹讥讽,对于自己很是嫌弃。

  简安国则是示意苏薇好好看着照片上的人儿。

  苏薇颤抖的从简安国手中接过照片,仔细凝视着照片上的人儿,神色一颤。

  小模样笑得明媚,眉眼弯弯的模样,真的是随了简染。

  实在是太可爱了啊。

  苏薇泣不成声,尤其是小萝莉穿着一身公主裙的模样,更是像是花中仙子一般,总是让人恋爱不已。

  “孩子可爱嘛?”

  “可……爱……”

  “唉,只可惜啊,当初没有得到妥善的照顾,有儿童一型糖尿病,我查过这个病,基本上难以根治的,唉,所以这个病得跟着孩子一辈子。”

  “……”

  苏薇神色一怔,不可置信的看向简安国。

  如此可爱的孩子,实在是难以置信如此可爱的孩子会生病。

  “小薇啊,我们……对不起染染和孩子啊,所以……认错吧,这么大的人……别再宁顽不灵了,我们可是在家等着你的……”

  简安国说出了自己心底一直想说的话。

  自己……倒是不是冷血的人。

  哪怕眼前这个女人让自己声誉全毁,让自己硬生生的坐了5年牢,但是自己还是希望她可以改邪归正。

  苏薇:“……”

  苏薇对上简安国诚挚的眸子,好半响闷声道。

  “真的可以嘛?”

  “当然可以……这染染啊,这表面上跟铜墙铁壁一样,实际上,心最软,最受伤的人也是她了,自家的女儿,你还能不明白嘛?”

  苏薇:“……”

  一语戳中痛楚,苏薇泣不成声。

  简安国则是将苏薇揽入怀中,安抚着女人的情绪。

  事已至此……

  自己该说的已经说了,能不能真心悔改,就看着苏薇究竟如何做了。

  ……

  一个月后:

  法院:

  韩司明和董琴因为多宗罪名被起诉。

  韩司明因为故意杀人,绑架,商业诈骗等等多重罪名被判死缓。

  至于董琴则是被判无期。

  苏薇则是因为罪行相对较小,判了有期徒刑3年。

  简染听完法官宣判之后满意的勾起唇角,伸出小手抚摸着高高隆起的小腹。

  唔……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正义和公平可能来得晚,但是不会永远不来的。

  怀孕6个月的身孕,简染的小腹开始隆起像个小皮球一般,糖宝最喜欢做的事儿就是抚摸着简染的腹部,然后奶嘟嘟的叫着弟弟。

  媒体并不知道顾先生和顾太太出席了这场宣判,所以简染和顾墨琛出行相对而言不会太受影响。

  简染和顾墨琛坐进车内,还可以看到简安国被媒体团团围住。

  因为苏薇的落网,所以还了简安国清白。

  简染很是担心的看向媒体之中的简安国,忍不住开口道。

  “墨琛,爸没关系嘛?那么多人围着爸……”

  “没事,我安排人保护爸了。”

  “嗯……”

  今天是简安国沉冤得雪的日子,自然是一雪前耻。

  简染安静的凝视着不远处的简安国,扯了扯唇角,纵使可以恢复清白声誉,但是曾经的伤害已经造成了。

  唯一感谢的是,让简家认清了很多人的嘴脸。

  落难的时候帮扶一把的,才是真心的人。

  落难的时候,落井下石的,只是酒肉朋友……

  ……

  “妈咪!我觉得外公今天看起来好帅啊……嘿嘿,这么帅的外公应该让外婆看一下哟,外婆什么时候回来啊?”

  糖宝窝在顾墨琛的怀里奶声奶气的开口道。

  简染:“……”

  小萝莉的美眸之中满是认真的眸光,璀璨如明珠一般。

  简染扯了扯唇角,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回应糖宝的话。

  因为短期内,外婆是压根看不到了。

  简染勾起唇角,伸出小手抚摸着小萝莉的发丝,还没有说话,顾墨琛已经率先开口道。

  “大概……3年后,等到3年后,糖宝就可以看到外婆了。”

  “好耶,外婆要快点回来嘛,小弟弟和外公,妈咪都很想外婆啦。”

  “嗯,我会和外婆说的……”

  啵!

  小萝莉主动凑到顾墨琛脸颊处重重的啵了一口,惹得顾墨琛薄唇勾起,上扬。

  嗯,自家的小公主越来越甜了。

  这父亲看女儿,顾墨琛能完全体会到简安国对简染的那种疼爱。

  真心的疼爱是造不了假的。

  爱自己的掌上明珠,迫切的想要把一切最好的都给她。

  ……

  简安国平反,登陆了运城市大大小小的各大媒体报道。

  墙倒众人推……

  如今东山再起,众人则是粉粉的来招募简安国。

  得知简安国早就入职顾氏财务,更加对于简安国崇拜惊为天人了。

  也是非常好奇。

  这简安国,如何可以进入顾氏工作的。

  这顾墨琛居然早些时候就选择了简安国,真的是好眼光啊。

  不愧是运城市经济的掌舵者,就是不一样啊。

  ……

  这韩司明和董琴的事儿告一段落了。

  简染和顾墨琛则是面临了糖宝和秦晋分别的事儿……

  之前小萝莉对于分别并没有太多的概念,只是这一个月的时间一直听说要去部队部队的……

  糖宝的认知里,无论去哪儿,自己都可以和秦晋一块儿去的。

  所以无所谓的。

  知道秦晋认真笃定的告诉自己,他要去一个封闭式的地方进行封闭性学习和训练,可能一年,三年,五年都不见得可以见自己的时候。

  糖宝彻底懵圈了。

  因为……舍不得。

  秦晋哥哥如果去学习了,那么自己要腻歪着谁呢?

  一想到这儿……糖宝华丽丽的生病了,相思病……还有闷闷不乐……

  ……

  得知秦晋三天后进入部队学习,简染知道这三天小萝莉的日子一定很不好过。

  临海别墅内,简染挺着隆起的小腹陪着糖宝一块儿在公主床上入睡。

  小萝莉眼巴巴的窝在简染的怀里,红着眸子,吧嗒吧嗒的掉着眼泪水,可怜巴巴的。

  简染心疼的不得了。

  “嗯?还掉金珠子呢?别哭了,糖宝儿要是再哭呢,妈咪会伤心的,然后呢,妈咪肚子里的小弟弟也会跟着妈咪一块儿伤心的。”

  糖宝:“……”

  糖宝听着简染的话,似懂非懂,可怜兮兮的开口道。

  “妈咪,人家不想让秦晋哥哥走!”

  “嗯,妈咪是糖宝肚子里的小蛔虫呢,所以当然知道了。”

  简染吻了吻糖宝的眉心,美眸闪过一丝暗光。

  分别……是家常便饭。

  只不过糖宝还太小了,所以非常不能适应这一切。

  “如果分别在所难免的话呢,不如……好好的珍惜和秦晋哥哥最后在一起的三天,好不好?彼此留个回忆、”

  糖宝似懂非懂的听着简染所说的话,小声的开口道。

  “妈咪,你的意思是,让我和秦晋哥哥这三天都要待在一起,然后开开心心嘛?”

  “当然了,糖宝儿难道希望秦晋哥哥和糖宝儿一样很伤心,然后哭哭啼啼嘛?”

  “不希望!”

  简染看着小萝莉满是认真笃定的模样,勾起唇角。

  “真乖,不愧是妈咪的宝贝,实在是太让妈咪喜欢了,所以呢,无论什么时候,都要留微笑给别人,不可以留着哭鼻子的模样,这样呢,只会让别人回忆你的时候呢,心情不愉快,失落。”

  “嗯嗯!”

  小萝莉跟捣蒜一般一直点头,简染勾了勾唇角。

  孩子都是好孩子,只是看具体的教育问题了。

  这糖宝对着秦晋恋恋不舍的。

  秦晋……不见得……一样。

  而且,两个人先天身上的担子也不一样,这秦晋作为秦家的长子嫡孙,身后是整个偌大的秦家大家族要守护,振兴。

  至于糖宝,等到小醋宝出生之后,自己只希望小醋宝和自己还有顾墨琛一块儿宠爱着小萝莉,给小萝莉盛宠。

  毕竟……糖宝的身体素质摆在这儿……作为女孩,简染不想奢望糖宝有太大的成就,只希望小萝莉无忧无虑的过完这一生。

  简染哄着糖宝沉沉入睡,糖宝睡着的时候,美眸之上还有未干的泪水,看起来可怜巴巴的。

  顾墨琛走进糖宝卧室,就看到小萝莉这般可怜兮兮的模样,薄唇抿起,主动上前,简染则是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好不容易才睡了,轻点。”

  “嗯,抱回房间儿童床上睡吧,方便我们照顾。”

  “嗯。”

  简染看着顾墨琛熟练的将糖宝抱入怀中,糖宝吧唧着小嘴儿睡得香甜,勾了勾唇角,挺着隆起的腹部跟上了顾墨琛的步伐。

  ……

  卧室内:

  顾墨琛将糖宝妥善照顾之后看向简染,开口道:“我陪你去洗澡。”

  “嗯。”

  简染和顾墨琛十指相扣走进浴室,男人已经主动地在浴缸里放满了热水。

  简染简单的冲洗了一番,就被顾墨琛直接抱到了卧室内。

  温馨的卧室内,简染依偎在顾墨琛的怀里,勾起唇角。

  “墨琛……我想明天把糖宝送去秦家,既然呢,秦晋要走,最后三天让他们好好相处一番吧,也算是儿童时期的美好回忆。”

  “好。”

  顾墨琛对于简染的提议并无异议。

  “等到糖宝再大一些,懂得道理了,我们就把她的身世告诉她。”

  因为之前糖宝只有三岁,所以关于自己是她亲生父亲的事儿,顾墨琛一直都未说。

  在糖宝的记忆里,亲生父亲肯定是死了,或者是失踪了。

  顾墨琛之前多次想说,但是看着孩子天真无邪不见得可以理解自己的模样都打消了念头。

  简染听着顾墨琛的话,抿了抿唇,哑声道。

  “好……全部都听你的。”

  嗷呜,小弟弟名字征集中:

  小弟弟名字+寓意。

  凡是被选中的美人,送上666潇湘币!

  推荐清风恋飘雪新文《洁癖男神蜜爱娇妻》【采访中】

  迷团:请问城少你们婚前经常约会亲亲的地点是?

  城少:晚上十点前金家门外。

  迷团:那二位第一次难道真的是新婚夜?

  城少:金家家规不能坏!

  迷团:那城少最爱的是金小姐哪一点呢?

  城少:三点都爱!

  迷团:……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