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羞草类研究所

  含羞草类研究所声如惊雷,炸响在众人的耳边。

   宋家村众人顿时齐齐转身看了过去,一个个目光中闪过兴奋,听来人说话的意思,看来这件事其中有内幕啊!

   众人顿时激情满满,两眼放光。

   人群自发的散开一条道路,云墨抱着宋婉儿走了进来,两个人的身后跟着里正家的大儿子。

   “呼!”里正心里长长的松了口气,总算是赶上了,虽然说宋老爷子已经当众宣布过这件事,可是宋大福的名字毕竟还没有被划去,一切就都还有回旋的余地。

   “婉儿丫头。”

   “婉儿。”

   “爹。”

   里正和宋大福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两个人齐齐看向了宋婉儿,迈步朝着宋婉儿走去。

   里正家的大儿子看着自家父亲如同没有看到他一般的走了过去,默默地把迈出去的步子收了回来,自己安静的站在一旁。

   果然,他的存在感就是这么低,爹啊!我到底是不是您亲生的啊,您这样用着的时候就想起来,用不着的时候就丢在一旁完全当做看不见,真的好吗?

   里正家大儿子蹲在角落里,内心阴暗的想着,一瞬间许多乱七八糟的想法闪现,不过都被接下来事情的发展给打断。

   清纯气质美女咖啡馆尽享午后休闲时光

   “爹,里正爷爷。”宋婉儿看着里正还有宋大福,乖巧的叫人道,“谢谢里正爷爷派人来告诉我们一声。”

   里正闻言立刻摇头,表示不用谢。这都是自己应该做得,当然身为里正,如果村民们非要感谢的话,他也不是非要拒绝,勉强可以接受。

   想到宋婉儿的本事,还有她结交的那些大人物,里正的心头很是激动,自然也就忽略了一旁宋大福看过来的目光。

   宋大福心里还在疑惑呢,自家的闺女身体不好,不是在家里休息嘛。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原来是里正派人去通知的啊!

   宋大福看了里正一眼,目光有些复杂,一方面觉得这件事不应该让自家的小丫头知道,跟着一起操心。一方面又想到这件事可能跟自家的小丫头有关。而且是家里的大事情。婉儿丫头来了也好。

   “婉儿,你终于醒了。”宋大福看着宋婉儿激动地说道。

   “嗯。”宋婉儿点头,抬头看着宋大福道:“对不起。让爹娘为婉儿担心了。”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宋大福连声说道,看着宋婉儿脸色好了许多,心里高兴。

   “这可是村子里的祠堂,不是你们一家人说闲话的地方,你们要是有什么话想说,麻烦回家关起门来好好的说。”一旁有人等了半天,见到宋婉儿还有宋大福磨磨唧唧的一直说话,不耐烦的开口道。

   “是啊,有什么事情就赶紧说吧。”

   天气这么冷,早点完事儿,他们也好早点回去休息,免得在这么冷的地方受冻。

   “不愿意待着可以回去,怎么就你意见多,那么多废话。”里正转头看向说话的人,语气不怎么好的看着他道。

   “我……”那人想说这不是他一个人的想法,对上周围人回避的目光,知道自己此刻估计找不到人支持,只能喃喃道说了几句,到底是不再开口抱怨什么,不过脸色依然不太好看就对了。

   “婉儿丫头,你不要着急,有什么话就慢慢说。”里正看着众人都不敢抱怨,这才转头看向宋婉儿,满脸笑容的说道。

   哇靠,变脸真不是一般的快!

   众人看着里正前后迥然不同的态度,顿时在心里腹诽道,不过有了前车之鉴,傻子都知道有些话只能在心里想想,不能随便说出口。

   宋老爷子看着里正和宋婉儿说话的态度,心头闪过疑惑,怎么看起来里正好像还不知道那个臭丫头得罪大人物的消息,不然的话,里正怎么还会对宋婉儿那个丫头那么好。

   “臭丫头,你刚刚怎么说话呢?”宋大寿站在一旁,看着宋婉儿笑眯眯的模样,心里气不过的开口道。

   不就是一个得罪大人物,一家人都快要被她给连累死的倒霉丫头,凭什么大家还都对她那么好。

   宋大寿这么一说,宋老爷子脑子里闪过的怀疑就被他丢在了脑后,想到今天开祠堂的目的,宋老爷子看着宋婉儿的目光也冷了下来。

   这不是他的孙女,这是害人的孽胎祸根,必须要除去。

   “我说人话呢,怎么你听不懂吗?”宋婉儿看着宋大寿问道。

   “你才不是人呢。”宋大寿怒声道,臭丫头居然敢说他不是人,等着,等宋大福被除族之后,看他怎么教训她。

   宋婉儿看着宋大寿没有上当,也不在意,没想到这人的智商突然就变高了呢。

   宋婉儿的目光看向在场的众人,主要是从宋老爷子还有宋老太太的身上扫过,最后才看了一眼宋大寿,看着宋大寿脸上的神情,宋婉儿目光中快速的闪过一抹惊讶。

   今天的事情,看来不是突发意外,应该是早有预谋,有人要对付他们一家人,不过让宋婉儿想不到的是,从来人可以隐忍这么长时间的耐性上,他不应该出这样的昏招啊。

   宋婉儿心中疑惑。

   “宋大福,你不要以为让这个丫头过来我就会改变主意。”宋老爷子看着宋大福冷声道。

   “爹,婉儿丫头是您的亲孙女儿啊。”宋大福一脸诚恳的道,目光带着恳求。

   “哼!”宋老爷子冷哼一声,这样的孙女,他可要不起。

   “既然你心里打定了主意要护着这个小丫头,那我们父子之间没有什么好说的。”宋老爷子看着宋大福道。

   “爹,儿子不孝了。”宋大福低头道。不敢看宋老爷子看过来的目光。

   为了女儿,不要自己的父亲,这对于老实憨厚的宋大福来说,是一件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情,也是以前的他绝对不会做的事情。

   宋婉儿看着宋大福愧疚的神情,心里越发的确定,不能让宋老爷子简简单单的就把事情给做了,否则这件事会成为宋大福心里永远的疙瘩,一辈子像是一座大山,压在宋大福的心中。

   “等一下。”宋婉儿开口打断了宋大福还有宋老爷子的话。小丫头嗓音不高。开口说话还带着孩子特有的稚嫩。

   “臭丫头,大人的事情,小孩子没有开口的余地。”宋老爷子不悦的看着宋婉儿道,果然是一个没有教养的粗野丫头。什么都不懂。

   “老爷子这话就说错了。小孩子怎么了?小孩子也是家里的成员。遇到大事儿咱们也应该听听他们的意见嘛。”里正一直站在一旁,闻言立刻开口说道。

   宋婉儿这个小丫头可不是一般的小孩子,里正对于宋老爷子一直都对她抱有恶意感到不解。不过这并不妨碍里正在宋婉儿面前刷自己的好感度。

   “婉儿丫头,你有什么话要说,尽管说,只要说的有道理,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都可以说。”里正看着宋婉儿笑道。

   “嗯。”宋婉儿点头,她自然看懂了里正有意结交的态度,想到她把那几位族老弄进了大牢,虽然说本意不是为了帮里正,可结果却是里正可以在宋家村独揽大权。

   “事情的缘由我刚刚已经在路上听到了一些,不过有些事情还是不太明白,大家都知道除族是天大的事情,把事情弄明白再说,不应该吗?”宋婉儿问道,目光看向周围的众人,清澈的眼眸中带着疑惑。

   “应该的,应该的。”

   凡是被宋婉儿目光看到的人纷纷点头,嘴里应承着,里正都表明了态度,他们也乐得看热闹。

   “事情已经很明白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宋老爷子看着宋婉儿道。

   “事情弄清楚了?没有吧!”宋婉儿摇头,看着宋老爷子,一字一句的道:“一直都说老爷子您在说,我爹可是什么都没有说过呢。”

   言下之意,好话坏话都是您一个人说了算,谁知道真的假的?

   “你放肆。”宋老爷子怒声道。

   “呵呵!”宋婉儿朝着宋老爷子乐呵呵的笑了笑,满不在乎的样子,这个人跟她前世的爷爷比起来,真的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爷爷”这个称呼,对着宋老爷子叫,宋婉儿总有一种在侮辱这个称呼的感觉,正好名正言顺的不叫了。

   “你……”宋老爷子着急的一时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老头子,你别生气,小心身体。”宋老太太连忙拍着宋老爷子的胳膊劝说道,一边不赞同的看着宋婉儿还有宋大福等人,“婉儿丫头,你怎么跟你爷爷说话呢。”

   “呵呵!”宋婉儿冷笑,“是我耳朵有问题了吗?某人刚刚好像还说过,不是我爷爷呢,怎么现在又要厚着脸皮充当我爷爷吗?说话不算话这么快啊,还真是长见识了。”

   “哈哈!”周围的众人闻言顿时忍不住笑了起来,宋老太太脸色微微发红,气的。

   “不要拦着我,这样的忤逆丫头,我今天非要逐出宋家的大门不可。”宋老爷子道。

   “哎呀,老爷子。”宋婉儿闻言惊呼一声,在宋老爷子得意的目光中,疑惑的接着道:“你这一会儿说要把我爹逐出家门,一会儿要把我逐出家门,到底有没有一个准儿啊。”

   “我……我把你们父女了都逐出家门。”宋老爷子顿了顿道,他也是有些气的糊涂起来,逐出了宋大福,那么张氏等人自然也就不算是宋家的人。

   “你可要记得自己说过的话,不要一会儿再反悔,让人看不起。”宋婉儿故意激怒宋老爷子道。

   “你就是跪在地上求我,我都不会改变主意。”宋老爷子闻言顿时道。

   “那就好。”宋婉儿立刻接着道,说着话转头看向一旁的人,看着众人求证一般的说道,“大家都听到了吧,可要做个见证啊!”

   “嗯嗯。”众人点头。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今天这事儿还真是有意思,一会儿是宋老爷子让他们过来作见证,一会儿是宋婉儿这个小丫头,众人默默的表示,事情发展的好快,他们有点跟不上进展。

   “行行行,我们大家都来做见证,你们有什么话,可以放心的说了吧。”人群中有人开口喊道。

   众人闻言立刻齐声符合,表示自己这些人日后绝对不会忘记这一天,毕竟宋家村几十年都没有出现过逐人除族的事情,村民们就是想要忘记,估计也不可能啊!

   “那就谢谢大家了。”宋婉儿笑眯眯的点头道,她等的就是宋老爷子的这句话,也是等着大家表明态度。

   “老爷子,那我们现在就来好好的说说。”宋婉儿看着宋老爷子笑道。

   “这事情没有商量的必要,无论你怎么说,老头子我都不会改变主意,臭丫头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宋老爷子看着宋婉儿道,看到宋婉儿对着他笑了,宋老爷子以为宋婉儿是在讨好自己呢,心里得意,态度却没有丝毫的软化。

   “臭丫头你就认命吧,我劝你最好还是抓紧时间快点回去收拾一下,别忘了你们一家人现在住着的屋子也是家里分给你们的,到时候统统要归还的,你们一家人都要搬出去。”宋大寿看着宋婉儿道,表情得意。

   只要一想到等一下可以把宋婉儿这个臭丫头赶出去,还有宋雨那个小兔崽子,宋大寿的心里就很是激动,他永远也忘不了上次过去,这几个娃子是如何的羞辱他。

   宋大寿的表情有几分狰狞,看向宋婉儿的目光更是不怀好意。

   宋婉儿感到一道恶意的目光如同实质一样落在自己的身上,不用抬头,她都能够猜到是谁,看来上一次给某人的教训还不够,这一次如果某人蹦跶的欢,她不介意花费一点心思满足他。

   莫名的,宋大寿突然感到一阵寒冷,同样感到不舒服的还有宋老爷子,父子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缩了缩脖子,心里决定尽快解决眼前的事。

   “的确是有人有眼无珠,认不清现实,不过那个人可不是我。”宋婉儿开口道。

   “老爷子,你心里打的什么主意,当真以为别人都不知道吗?”宋婉儿道,话音落下,不等宋老爷子开口说话,转头看向了人群之中,提高声音道:“既然已经来了,何不出来呢,藏头露尾,有什么意思。”(未完待续。。)

   ps: 四千字大章送上,求票票,求订阅~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