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6_213

   眼见着燕儿忙不跌地跑了出去,像是后面有疯狗在追一样,雪兰忍不住笑出了声。

   燕儿毕竟是她的贴身侍女,总不能一下子没有缘由的就将人打发出。,更何况雪兰认为就这么轻易的放弃她走,未免太便宜了她。这样一个被主的奴才,总要知道被主的下场不是吗?

   现在不能打发燕儿走更不能出手对付,但是适当的磋磨还是要有的,渐渐的疏远了就是了。更何况燕儿虽然人品不怎么样,照顾人确实很有她的一套道理。雪兰认为还是有必要好好利用一番。在重新培养一个心腹之前,就先把燕儿当做替代品好了。

   一个忠心耿耿又会伺候人的心腹,可不是那么容易好找的。雪兰深谙其道,哪怕她有那么多的经验,却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

   正在雪兰喝茶休息的时候,周姨娘身边的秦嬷嬷走了过来,看着雪兰的眼神当中充满了慈爱与包容,满脸的褶皱似乎又深了几分。

   秦嬷嬷是周姨娘的奶嬷嬷,一辈子都没有生儿育女,守着周姨娘过日子,对周姨娘真的是没话说。她把周姨娘当作亲生女儿,把楚雪兰当做亲生的孙女,只可惜在楚雪柔的算计之下,秦嬷嬷为了帮助周姨娘,不得已承认了一些罪行成了替死鬼,连个全尸都没留下。

   楚雪兰为人虽然嚣张了一些也没有什么心计,做事简单粗暴,却也是识得好坏懂得分寸,知道好歹的,谁对她好谁对她坏,她一目了然。

   想起楚雪兰之前的所作所为,雪兰就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这姑娘空有野心和狠毒却是没心眼,要不是有周姨娘,或者恐怕早就在这后院的宅斗当中成为牺牲品了,哪里还能这么逍遥快活的在楚家顺风顺水。

   尤其是穿越过来的楚雪柔心狠手辣,身边又有桂嬷嬷等人中心守候,比起周姨娘只有秦嬷嬷一个人帮助,又有楚雪兰等儿女在身后拖后腿的人要强得多。

   “秦嬷嬷你怎么来了?要是有事情的话派个小丫头来就好了,何必劳烦你亲自来呢?”雪兰的脸上挂着笑,然后挽住了钱秦嬷嬷的胳膊。

   秦嬷嬷看到雪兰如此态度,嘴里不断地说着小姐长大了,姨娘将来有福了之类的话,满脸的欣慰。

   可是欣慰归欣慰,正事确实不能不管的,她赶忙拉住了雪兰走到一边,然后低声开口。

   清纯长发美女倒春寒雪景唯美动人写真

   “二小姐,姨娘让我转告你把楚雪柔弄倒,剩下的事情姨娘自有安排。这是你娘亲自准备的迷药,放在茶水里即可。”

   因为清凉寺极为的安全,雪兰她们四个姐妹又只是到后山转转,所以只带了各自的贴身丫鬟,人员少的可怜,却也极为方便下手。

   “我晓得了,嬷嬷你转告姨娘,我会做好的。”雪兰极为自然的把秦嬷嬷手中的药粉装到了袖中,笑眯眯的样子很是可人。

   “小姐长大了。”秦嬷嬷满脸的欣慰,想要和雪兰多说两句,却想起了在等待的周姨娘,只能依依不舍地告辞离开。

   雪兰看着秦嬷嬷离开之后,走到一处不易被人发觉的角落,从袖中拿出了那包药粉放在鼻尖轻轻的闻了闻,只一下就清楚了药效和里面所有的原材料,不屑的冷嗤了一声。

   “就这些玩意儿还敢拿出来班门弄斧,看来姨娘是被人给骗了,怪不得……”怪不得没有算计成楚雪柔,反而被她逃脱了过去。不过这句话雪兰没有说出口,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

   对周姨娘这样的深闺妇人来说这样的迷药已经够份,可是她对付的却是深具主角气运的楚雪柔,这点分量哪里够?更何况这种药粉的药效并没有想象当中那么强大,在雪兰的眼里只是劣质品而已而已。

   在加上当时楚雪兰做事心虚下手并不重,才有了那样的结果,不过这事情落到她的手里可就不一定了,雪兰想到这里又忍不住笑了出来。

   楚雪柔离开了凉亭之后觉得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像是一下子解开了禁锢,整个人豁然开朗。

   好像是心中的枷锁突然被人放开,她忍不住微笑了起来。主家的四个姐妹各有千秋,楚雪柔温婉动人,楚雪兰明艳娇媚,楚雪鑫柔弱似水,楚雪霜张扬傲气,端看容貌还是雪兰更胜一筹。

   不过要是论起选择世家媳妇,还是楚雪柔首屈一指,不仅是因为她尊贵的嫡女身份,也是因为她的长相气度十分符合大家婆婆选儿媳的标准,这也是她能够得到清河长公主喜爱的原因之一。

   哪怕重生过来的楚雪柔心狠手辣,面上却依旧是那副温婉大气的气度,让人难以怀疑她会使什么坏心眼。

   有时候甚至楚雪兰本人也会羡慕楚雪柔,羡慕她嫡女的高贵身份,羡慕她温婉大气,能轻易得到她人好感的温婉气质。俗话说娶妻娶贤,大家族出身的人家总是希望娶一位贤妻,而不是像楚雪兰那样面容娇媚艳丽,一看就不是安分的人。

   自身的容貌和气质限制了楚雪兰发展范围,也算是一种另类的苦恼。

   雪兰正站在不远处瞧着楚雪柔那温柔一笑,忍不住冷冷的笑了,这世上不乏面慈心恶面恶心善之人,用容貌来评价一个人未免过于狭隘,不过世人皆是如此,无可奈何。

   楚雪柔可不是个好惹的角色,重生归来的她心怀怨气,带着挡杀人佛挡杀佛的杀伐之气劈荆斩棘,扫平一切阻碍,凡是挡在她面前的人没有一个好下场,这可跟她温婉的容貌半点也不搭边。

   雪兰抬手试了试风向,刚好一阵桃花雨吹来,桃花香蔓延开来十分美妙。好机会,雪兰眼睛一亮,等的就是这时候。

   手腕一翻,一包药粉出现在雪兰的手中,她轻轻地打开拆开药粉,白色的粉末随着微风渐渐的融入空气当中。

   桃花的香气刚好掩盖了粉末的味道,当然雪兰所做的粉末是高档品,无色无味不知不觉,不过对付楚雪柔可不能掉以轻心。

   除雪柔正点着脚尖看一朵粉嫩的桃花并没有发现这一异常,只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却没有去细想,然后她就悲剧了。

   咚——脑袋狠狠地撞击在地上,楚雪柔彻底晕了过去。0566_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