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4_219

刘致远的话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就好像叶子墨真去找了个义女,非要和他结成亲家一样。

他的话,还有他说这些话时又气又急的表情,逗得楚新月笑得捂着自己的肚子差点都要站不直。

她甚至都能看到老了的刘致远是怎样一副模样了。

肯定是那种为儿女的婚事操碎心,还忍不住和自己叨叨咕咕的小老头模样。

“你笑,你还笑得出来,都怪你!”

楚新月笑得越是厉害,刘致远就越是来气,最后还气呼呼的怪到了她的头上来。

“这怎么又关我的事了?我可没说什么,也没做什么啊!”

刘致远的怪责是让楚新月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想不到哪里能有怪到自己的地方。

“你还说你没做什么,你为什么要答应叶子墨把七七带走?”

原本蹲在地上的刘致远这个时候站了起来,他居高临下的盯着坐在凳子上的楚新月,半眯着眼睛,一副讳莫如深的模样。

“是不是你心里觉得对他有愧疚,好让七七来弥补,以此来减少你心里的愧疚感啊?”

上次楚新月痛痛快快的就让叶子墨把唐七七带走,他是怎么都想不明白,唐七七是他们的妹子,住在他们的府里由他们来主顾是理所应当的,凭什么叶子墨想要带走就让他带走。

吊带小黑裙清纯淑女范海滩边写真

唐七七带走他是一直想要问楚新月的,可是后面因为忙,这茬也就忘了。

今天,他一定要与她好好说清楚,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楚新月就知道,刘致远早晚会拿唐七七的事情来问自己,反正不管叶子墨以何种目的从自己这里拿走了何种东西,他都不会轻易就这么放过不问清楚。

“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啊?”

楚新月伸手捧住刘致远望着自己的脸。

“明白什么?”

楚新月的反问,问得刘致远是一头的雾水。

听她这么说,这其中好像还有些门道道似的。

“你是没去过叶子墨都府邸,你要是去了,就知道他收养念儿是多么明智的选择了。”

“你不要喊喜娃叫什么念儿,你就喊他喜娃,念儿念儿的,我听着很别扭。”

刘致远的注意力根本就没有在楚新月那句收养是明智的选择上,而是在念儿的这个名字上,还嘀嘀咕咕让楚新月不要喊喜娃改成了念儿的名字。

“你呀你!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刘致远介意念儿名字的举动,又惹得楚新月连连摇头,对随随便便就能轻易打翻醋缸子的男人,她还真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让七七去容王府,不是因为心里对他愧疚,而是因为我想要七七和念儿……不是,是和喜娃一样,能改变叶子墨的生活。

而且这还不止是我一个人的用意,那天曲长清在场,他也是这么想的。当时就是因为他朝我示意使了眼色,我才突然改变了主意,痛痛快快的让唐七七和叶子墨一道走了的。”

“啊?曲长清还知道这事?怎么他和你使眼色的时候我没有看到呢?”

刘致远惊讶的看向楚新月,曲长清朝她示意使眼色,自己当时就在场,却完全不知道有这事。1384_219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