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6_222

“就算是这样,你们也不应该瞒着我才是!”姜宪不满意地道,“我又不是那经不起事的人。而且我还可以帮着劝劝李谦。”

李谦向来有主意,她现在担心李谦未必会听她大伯父的话。

姜律不以为意地道:“我爹这不是怕你说漏了嘴,惊动了太皇太后吗?”

姜宪要姜律答应她:“以后有什么事你一定得告诉我。我知道了那边的动态,也好给李谦在这边使使劲儿。别的不敢说,像要个模棱两可的圣旨什么的,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姜律想到之前让姜宪帮着弄圣旨的事,尴尬地摸了摸鼻子,然后突然面露狡黠地道:“爹可是说了的,让我瞒着你。我冒了这么大的风险帮了你,你也得帮帮我才行。”

姜宪想不出自己有什么地方能帮得上姜律的,但还是道:“你说!”

姜律就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两声,低声道:“我的婚事,你也得给我通风报信才行。我要娶个漂亮点的媳妇。”

吴兆很漂亮!

姜宪一乐,嘴上却道:“通风报信可以,可这漂亮媳妇却由不得我,这得看大伯母的意思……”

她的话音未落,房夫人走了进来,听了半句话,不由奇道:“什么事要听我的?”

姜宪和姜律交换了一个眼神,异口同声地道:“自然是等会儿吃什么。”

两人的神色太自然,房夫人半点没有起疑,笑呵呵地道:“你们都是多大的人了,为了点吃的还说得这么一本正经的。放心好了,今天做了你们两个人都喜欢吃的……”把这话揭了过去。

清纯少女抱吉他弹奏校园民烂漫写真

姜宪和姜律又彼此对视了一眼,达成了协议。

之后姜宪又帮着吴兆说了半天的好话,这才悄悄地回了宫。

太皇太后刚刚睡了午觉起来,正由田刘氏陪着说话,见她进来问安,笑道:“这一大早的,去了哪里?”

姜宪笑道:“快过年了,小汤山那边的人要安置安置,所以出去了一趟。”

太皇太后笑着点头,正想和她说说自己学太极的事,刘小满走了进来,站在门旁没有说话。

田刘氏和姜宪很有眼色地起身告辞了。

到了晚上,姜宪听情客说,韩同心奉赵翌之命,前呼后拥,浩浩荡荡去了万寿山,却被太后狠狠地教训了一顿:“说是边关正在打仗,各卫所的军饷都不足,皇后娘娘还摆出这样的一副架势来,是要唱‘后庭花’不成?把皇后娘娘都说得哭了起来。太后犹不解恨,把简王也叫去教训了一顿。宫里的人都说,太后这是在指桑骂槐的说皇上呢!”

姜宪道:“皇上又做了什么事?”

“郡主真厉害!”情客抿了嘴笑,道,“皇上明年三月想登泰山封禅。”

姜宪只觉得头隐隐作痛。

她一面揉着太阳穴一面道:“皇上这是受了谁的怂恿?”

情客道:“听说是新上任的礼部侍郎章震。”

没想到这辈子章震混到了礼部侍郎的位置。

他是熊正佩的学生,有野心,会钻营,不过就是有时候过了头。

前世,0566_222他曾写密折给她,让她效仿武则天,登基称女皇。

她觉得他太能搅事了,一直把他压在礼部给事中的位置上让他没能动弹。

姜宪觉得头更痛了,怏怏地道:“这件事是谁告诉你的?”

情客一愣,道:“我听服侍孟姑姑的小宫女绿柳说的。”

姜宪道:“你把这件事跟孟姑姑说一声,让孟姑姑去处理这件事。”

情客立刻反应过来。

虽说宫里像筛子似的,可有些消息却不是一个小小的慈宁宫宫女能够知道的。

这个绿柳肯定有问题。

但这是慈宁宫,又是服侍孟芳苓的人,自然得交给孟芳苓处置。

情客面色凝重地应“是”,心里却把在暗中指使绿柳把这消息透露给她的人恨了个半死。

姜宪却觉得没什么。

一样的米养百样的人,宫里什么样的人都有。

不过,既然对方这样费心地把话递到她这里来,她怎么能让人失望呢?

姜宪心里正为李谦的事烦着,索性找些事做。

她立刻就去见了赵翌。

赵翌正无聊地坐在那里听户部的尚书梅城在给他算帐。

这里也缺银子那里也缺银子,眼看着就要过年了,赵翌恨不得把梅城的嘴给堵上。可汪几道和熊正佩都满脸严肃,弄得他也只能耐着性子听着。

听说姜宪过来了,他像抓到了根救命的稻草,立马就站了起来,打断了梅城的话对汪几道和熊正佩道:“你们先议着,我马上就回来。”

汪几道和熊正佩这次联袂而来还带上了梅城,实际上是想让赵翌同意让江南的几个巨贾能捐个虚职,也好填补填补如今九边的军饷。这话还刚刚开了个头,他怎么能让赵翌先走?汪几道不禁跟着站了起来,急声道:“皇上,郡主找您能有什么事?让她等等就是。我们这边还要商量军饷的事。”

赵翌一听就更不想呆在这里了。

他索性板着脸道:“郡主是个明理之人,轻易不会打扰我和朝臣们说话。今天明明知道我和两位阁老在说话还找了过来,可见是有极要紧之事,汪大人不应该这样说郡主才是。”

汪几道给赵翌做了快一年的首辅,多多少少也摸清楚了些赵翌的脾气,见状忙低头道歉。

赵翌板着脸去了乾清宫的暖阁。

姜宪道:“听说皇上明年开春要去泰山封禅?”

赵翌非常的意外,道:“你是听谁说的?”

姜宪太了解赵翌了,皱着眉道:“你先别管是谁告诉我的,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别去。”

赵翌一听就不高兴了,道:“你是觉得我没有德行登泰山吗?”

“我是觉得你应该先把身边的事整理清楚了再说。”姜宪直言不讳地道,“何况边关战事不明,你根本不必这么早就做决定。若是很想去,不妨改在明年的五月或是九月更好。”

赵翌明白了姜宪的用意。

如果这次边关战事顺利,他去泰山就更有意义了!

“还是你考虑的周到。”赵翌的心情立马多云转晴,并说起汪几道和熊正佩找他的事来,“我早知道他们要干什么,可有点拿不定主意。不管怎么说也是卖爵鬻官,说出去太不好听了。”

“那你就不同意!”姜宪毫不犹豫地道,“那些江南的巨贾既然愿意捐官,肯定也愿意为自家已逝的老太爷、老安人捐个诰命。封死人总比封活人好。你可是皇上!”

亲们,今天的更新!

o(n_n)o~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