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食色

###与母后皇太后商量过之后,云锦决定把让圣母皇太后###十

四阿哥的事儿先往后放一放,现在她自己的心理和情绪还没转过来,而且因为十四阿哥的归来,倒还比以前更严重了些,只是幸好有母后皇太后的压制,hello食色才没有马上闹将起来,但在四阿哥前去给她请安的时候,还是没落下什么好脸,好在四阿哥现在对亲生母亲的慈爱已经是彻底的不报任何希望了,只求她能不给自己捣乱就好,耳是就这么点要求,也需要提心吊胆、把各种礼数规矩全部做足,生怕出了哪怕是一点小纰漏,也会让她借机发作一场。

再有,圣母皇太后和十四阿哥这娘俩儿可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主儿,必得要吃过了豆才知道腥,现在四阿哥虽然坐上了皇位,却也是危机重重,需要以稳定大局为先,所以尚还不能马上给十四阿哥什么严重的教训或处置,自然也就不能让圣母皇太后有紧迫感,好在四阿哥已经将有关人员都密切监视起来了,他们真要有什么动作,这边也会加以防范,倒也不用急着去跟圣母皇太后去谈,如果选择的时机不多,说不得还会造成反效果。

除了命人监视八阿哥、九阿哥及十四阿哥等人的动向之外,四阿哥要忙的事儿其实很多,对外除处理朝政以外,他还让众人举荐贤才,并对一些官员的职位进行调动,想来是在为自己建立班底做准备,而对内则开始对康熙的嫔妃进行封赏,将十二阿哥、十六阿哥、十七阿哥的额娘都晋为妃位,以后就要称为太妃了,至于其他生过皇子却没有受过封的,则全封为贵人。受封最重的是和妃,她一跃被晋为了皇贵妃,表面上是说她“奉事先帝,最为谨慎”,但实际上大多数人都知道,这是因为和妃曾经参与过抚养元寿,四阿哥这是在表示感谢之意。

忙过了这些事之后,释服的日子也到了,宫中行大祭礼,四阿哥于几筵之前,行了三跪九叩的大礼,又跪着抚摸宝榻,痛哭了一阵,被群臣伏地环跪恳请之后,才将素服换下,从此之后,四阿哥的居所也正式的移入了养心殿。而亦锦则早几天就已经搬到长春宫了,由些还引起了一些闲话,直到四阿哥以后不准备住在乾清宫里的消息传出来,这些个闲话才得以平息。

虽然四阿哥坚持在释服之后,要守孝二十七个月,并因为康熙的大事还没有过百日,将元旦冬至的贺表拖到雍正二年才开始,至于万寿表文,则等到守孝璐二十七个月过后再举行,但他做为一个皇帝的日子却已经正式开始了,当然除了不能去宠幸后宫之外,对这一点,云锦的心里其实还是有些窃喜的。

四阿哥每天在听政之前,先去寿皇殿行礼,然后是给皇太后问安,等他到宁寿宫的时候,云锦已经等在那天了,两人一同给母后皇太后请过安之后,又一同去往圣母皇太后那里,在母后皇太后的力压之下,圣母皇太后虽然不情不愿,但也总算是从永和宫搬出来了,住进了四阿哥早已经给她准备好的宫殿之中。

因为圣母皇太后下过令,不许云锦去给她请安,而在一次因为十四

阿哥与四阿哥言语间发生不快之后,她又说不让四阿哥来请安了,所以四阿哥和云锦来给圣母皇太后的请安,实际上就是在她的宫门前行礼致意而已,这样倒也好,至少四阿哥不会再忍受她那些个无理取闹、尖酸刻薄的话了。

走了三处地方,连行礼带请安的,天还没有放亮,但四阿哥马上就开始履行一个皇帝的职责听政去了,他将十三阿哥正式封为和硕怡亲王,这个之前已经说过了,再说十三阿哥一直都跟在他的身边,自然也没人对此觉得奇怪,将十阿哥由郡王晋为亲王,这也说的过去,毕竟他是贵妃所生。

四阿哥又将十二阿哥封为多罗履郡王,将二阿哥子的儿子弘暂封为多罗理郡王,这些都没什么,但让大多数人意外的是,四阿哥把那个名义上是在府中养病,实际上是被软禁的八阿哥,被他封为了多罗廉郡王,云锦开始对此也是觉得有些疑惑,但想想也明白了,这必也是他稳定朝局的一种方式,更何况在此之后,四阿哥又命令辅国公延信为西安将军却仍然掌管着抚远大将军的印务。

因为接手的是一个烂摊子,所以四阿哥没等朝政全面稳定下来,已经急着开始实施一些自己的举措了,密折制度的建立,使得官员们之间互相牵制,就连督抚大员也不敢妄为了,四阿哥也因此增加了耳目,洞悉了庶务,并牢牢控制了百官。再然后就是禁八旗子弟酗酒妄为,以及一场大规模的清查亏空在全国的范围内开展开来。

清纯美女宛如鲜花

而云锦在与四阿哥去听政之后,却是回到宫中先补个觉再说,要不是为了陪四阿哥,她本不用起这么早的,好在除了自己之外,四阿哥的其他女人们尚没有资格去给太后请安,严格说起来,她们现在连给云锦请安的资格都没有,但因为四阿哥尚还没有给自己的女人封位,所以云锦基本上沿袭了雍亲王府的传统,让她们在自己补眠之后,再行过来见礼。

请过安之后,云锦将郭氏和安氏打发走,留下宋氏和耿氏帮着自己整顿宫务,刚接手过来,云锦难免会手忙脚乱一番,虽然有母后皇太后压阵,但具体工作还是要由云锦来负责的,虽然因为四阿哥现在不宠幸后宫,让云锦得以减少了很多作,但来回事的人依然纷至沓来,这里面有的确实是有事,也有的人是故意捣乱。

云锦掌管雍亲王府内务多年,能力自然是不用提的,只是可用的人手却太少,宋氏和耿氏虽然位份低,但好赖在雍亲王府是参与过管理的,虽然她们主动拿主意的时候,但多少也能派上些用场。

除了管理后宫的事务之外,云锦还继续的梳理宫内的人员,虽然查出的问题不少,但也不能全撵出去,只能是先记下来,等以后看看情况的发展再行处置。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